<menu id="kac6o"><samp id="kac6o"></samp></menu>
<option id="kac6o"><wbr id="kac6o"></wbr></option>
<code id="kac6o"></code>
<code id="kac6o"></code>
<option id="kac6o"><wbr id="kac6o"></wbr></option>
首页频道—正文
赵正永背后女港商刘娟的项目运作术
2019年02月20日 11:46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赵正永背后女港商刘娟的项目运作术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陈惟杉 | 陕西报道

(本?#30446;?#21457;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3期)

2019年1月15日晚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接受调查的消息对外公布有知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与赵正永关系密切的女港商刘娟亦被带走不过此消息?#24418;?#24471;到证实

2005年正因刘娟介入方才引发千亿矿权案

2006年4月陕西省地矿局西安地?#22763;?#20135;勘查开发院(下称西勘院)与刘娟任法人代表的香港益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香港益业)就合作勘查波罗井田签订合同2005年波罗井田被陕西省政府指定为香港益业参与投资的240万吨甲醇MTO项目(下称甲醇MTO项目)的配套煤矿

但在2003年8月西勘院已经与榆?#36136;?#20975;奇莱能源投资公司(下称凯奇莱)签订合同合作勘查?#23433;?#32599;红石桥地区煤炭资源一女二嫁问题由此产生

从2005年5月凯奇莱将西勘院诉至陕西高院起围绕波罗井田探矿权的归属诉讼长达12年直至2017年12月最高院作出终审判决凯奇莱与西勘院签订的合同合法有效继续履行(详见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6期报道陕西千亿矿权12年纠纷)

也正是在这12年里刘娟围绕甲醇MTO项目与波罗煤矿反复运作先后拉央企陕西国企入局在波罗井田探矿权纠纷悬而未决之时已套?#36136;?#21313;亿元

这是在用陕西资源套取陕西国有资产凯奇莱法人代表赵发琦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央企中国化学只站台?#20445;?#19981;出钱不获利

自2004年11月与榆?#36136;?#25919;府签订合作协议起甲醇MTO项目一直挂着两家公司的名头香港益业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下称中国化学)

在2005年10月陕西省发改委明确波罗井田为甲醇MTO项目的配套井田后中国化学香港益业一起向时任陕西省有关领导递交报告迫切要求参与波罗井田勘查工作特别是给我们项目配套井田的勘查工作迫切需要加速推进作为项目业主希望能?#24066;?#25105;们参与项目所配煤炭资源的勘查工作

然而2006年4月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合同时甲方却只剩香港益业一家公司

合作勘查合同中约定在香港益业的开发项目得到核准或省发改委备案批准落实后西勘院应依法将波罗井田的探矿权转让给香港益业本次合作取得的波罗井田精查成果和由此产生的探矿权增值全部属香港益业所有

半年前还向陕西省领导报告称希望参与勘查的央企中国化学最终分文未取?#20445;?#27874;罗井田的探矿权精查成果均落入香港益业手中

虽未参与签订合作勘查合同但中国化学与刘娟的合作并未结束

2006年6月中国化学与刘娟任法人代表的陕西益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陕西益业)共同成立陕西中化益?#30340;?#28304;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益?#30340;?#25237;)刘娟出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中国化学与陕西益业分别认缴出资额2000万元1.8亿元各?#30002;?#20876;资本的10%90%首次出资额7000万元全部来自陕西益业

记者注意到益?#30340;?#25237;章程中有这样一条中国化学的股权只能转让给陕西益业或者根据需要转让给其指定的第三方但陕西益业的股权可自由转让给第三方中国化学转让合资公司股权受到限制

成立后益?#30340;?#25237;开始操盘甲醇MTO项目2006年7月陕西省发改委为240万吨甲醇MTO一期60万吨甲醇项目备案

配套的波罗煤矿项目也在推进2006年12月国家发改委同意对波罗煤矿开展前期工作一期建设规模为500万吨/年而2007年上半年波罗矿井已先后拿到土地预审环评水评等?#20013;?/p>

在申请上述?#20013;?#26102;波罗矿井的项目主体为陕西中化益?#30340;?#28304;有限公司(下称益?#30340;?#28304;)全称比益?#30340;?#25237;少了投?#30465;?#20108;字大股东同为陕西益业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益?#30340;?#28304;法人代表刘浩是刘娟的哥哥而其营业执照?#20801;?#30340;成立日期为2007年8月29日

也就是说甲醇MTO项目波罗煤矿项目分别被装入益?#30340;?#25237;与益?#30340;?#28304;

但就在益?#30340;?#28304;在2007年先后拿到各项审批?#20013;?#26102;最高院正在审理西勘院的上诉此前西勘院不服陕西高院2006年10月作出的其与凯奇莱合作勘查合同有效双方继续履行的判决

如果将探矿权与采矿权分别比作土地与房产益?#30340;?#28304;连土地?#27982;?#25343;到各项房产?#20013;?#23601;已经办好了赵发琦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知情人士透露刘娟能量很大?#20445;?#21487;以请来各类领导为其站台

2007年6月5日益?#30340;?#25237;240万吨甲醇MTO一期60万吨甲醇项目举行开工仪式除时任陕西省副省长洪峰外原国家?#25237;?#21644;社会保障部部长郑斯林亦出席仪式并?#19981;?/p>

甲醇MTO项目一期开工配套的波罗煤矿拿到各项审批之后一年央企中国化学却抽身而去

2008年7月中国化学将其持有的10%益?#30340;?#25237;股权转让给刘浩任法人代表的陕西太兴置业有限公司退出时中国化学实际出资额为零

国企延长石油接盘?#20445;?#20973;虚假评估报告出资2.5亿入股

中国化学退出后两个月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延长石油)接盘

延长石油是陕西地方国企这家能源化工企业曾在2016年位列世界500强第325位

2008年9月延长石油将其与陕西益业的合作方案报给陕西省发改委计划入股后者控股的益?#30340;?#25237;与益?#30340;?#28304;参与240万吨甲醇MTO项目与年产1000万吨的波罗煤矿项目

合作方案?#20801;G?006年2007年才先后成立的益?#30340;?#25237;益?#30340;?#28304;此时评估作价已达2.69亿元和2.21亿元

当年11月延长石油与陕西益业签订两份协议书前者从后者手中受让益?#30340;?#25237;和益?#30340;?#28304;51%的股权分别作价1.3719亿元1.1271亿元入股?#24335;?#21512;计2.499亿元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两份补充协议写明项目建设前24个月内全部建设投?#39318;式?#26242;由延长石?#32479;?#25514;24个月后双方按持股比例筹措?#24335;w?#38485;西益业补齐延长石油垫付?#24335;w?#24182;称如遇特殊情况垫付期可延长6个月

此协议意味着虽然两公司合作但该项目先期建设的?#24335;?#23454;际来自国企延长石油

已在2007年6月开工建设的甲醇MTO项目一期计划于2009年8月建成试运转也就是说该项目的计划工期为26个月

延长石油入局后不到一个月2008年12月其与陕西益业共同向陕西省发改委报告称波罗煤矿项目一期已开工建设急需办理波罗矿井探矿权转?#29028;?#22269;家发改委核准?#35748;?#20851;?#20013;?/p>

情况颇似3年前陕西益?#36947;?#22830;企中国化学向省领导报告要求参与波罗井田勘查

彼时最高院仍在审理西勘院与凯奇莱合作勘查合同纠纷一案直到2009年11月最高院才作出二审裁定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发回重审

2009年8月陕西省发改委同意延长石油与陕西益业合作2010年2月双方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其中还包含保密条款违约金为500万元

?#38142;ˣ?#36317;延长石?#32479;?#36164;2.499亿元入股刘娟实控的两家公司只差陕西省国资委批准

2010年4月延长石油在发给陕西省国资委的请示中介绍了益?#30340;?#25237;与益?#30340;?#28304;的评估情况其与陕西益业共同委托的陕西正德信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下称正德信)出具了两份资产评估报告截至评估基准日2008年12月31日两家公司的净资产分别超过2.8亿元2.6亿元合计近5.5亿元

正基于此双方同意将两家公司作价4.9亿元延长石?#32479;?#36164;2.499亿元购下两家公司51%的股权

省国资委随后以评估结果超过一年时效期为由未通过该方案

当年6月延长石油拿着两份新的评估报告到省国资委备案评估基准日变为2009年12月31日但两家公司的净资产评估结果未变

益?#30340;?#25237;与益?#30340;?#28304;真的?#30340;?#20040;多钱吗

2010年7月正德信致函陕西省国资委称从未出具过延长石油提及的两份评估报告并称两份报告的印鉴均为伪造

随后陕西省国资委未对?#25353;?#22312;?#29616;?#38382;题的两份资产评估报告备案并指延长石油险些酿成数亿元?#24335;?#30340;安全隐患?#20445;?#36824;建议其研究该事件是否构成商业欺诈?#20445;?#24182;建议将此?#38382;?#20214;在委监管企业范围内通报

时任陕西省副省长吴登昌批示称国资委审核认真负责应充分肯定请延长认真纠正建议不再通报为妥

就在延长石油入股计划被陕西省国资委叫停前2010年6月赵正永出任陕西省代省长

此后陕西省政府在2010年8月11月两次召开专题党组会议先是成立调查组得出凯奇莱与西勘院于2003年签订的合同无效的结论后是研究布置了对波罗井田矿权纠纷问题涉及相关单位有关问题的查纠工作

2011年3月延长石油再度就与陕西益业的合作请示陕西省国资委与此前版本不同其提出先由陕西益业合并益?#30340;?#25237;和益?#30340;?#28304;延长石油再?#23637;?#21512;并后公司51%的股权

这次的合作方案能?#25353;?#20851;?#32972;?#21151;吗

就在2011年3月底4月初的3天时间里波罗井田矿权纠纷案件延长石油与陕西益业的合作均现转折

当年3月30日陕西省高院作出与2006年完全相反的判决认定凯奇莱与西勘院合作勘查合同无效

第二天3月31日陕西省监察厅向赵正永上报了波罗井田矿权纠纷问题查处情况赵正永批?#23601;?#24847;这份报告后陕西省地矿局工商?#20540;?#37096;门14名公务员被问责有熟悉陕西政情的人士认为这是赵正永在敲山震虎

第三天4月1日陕西省国资委原则同意延长石油与陕西益业的合作?#21152;?#31435;项但要求延长石油做好尽职调查和可行性研究工作并进行清产核资和审计评估制定具体方案报省国资委审定

获得陕西省国资委原则同意后延长石油与陕西益业开始加速推进项目建设

双方在2011年5月成立延长益?#24471;?#21270;工项目建设组?#20445;?#24182;提出由延长石?#32479;?#25514;项目?#24335;?#26377;资料?#20801;G?#35813;项目规划总投资额达245亿元9月召开的延长益业项目专题会议提出在股权转让未完成前延长益业筹建处是合同主体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这一筹建处早在两年前便已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延长石油与陕西益业合作提及的股权转让却始终没有下文延长石油在没有获得股权的情况下即已垫付了数千万元用于项目建设

在2013年时仅地上可见工程便有主体已经封顶的办公楼?#32479;?#21306;?#31243;֙?#21508;施工400米的煤矿主?#26412;取?/p>

2013年3月7日延长益业项目筹建处的?#24335;?#25903;付情况?#20801;G?#33258;2011年5月25日以来延长石油累计支付超过7900万元包括一笔向益?#30340;?#28304;的650万元借款

2013年赵发琦实名举报延长石油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此后陕西省国资委在向省纪委递交的调查报告中提到延长石油与陕西益业股权转让的相关审计资产评估未完成没有确定股权转让的具体价款延长石油未支付股权转让款项超过7900万元的支付款项为垫付?#24335;𡱡?/p>

当年4月陕西省纪委曾复函省国资委要求其对?#24418;?#21512;谋骗取国有资产等6个问题作出核查结论和明确认定后直报省委省政府

之后此事再无进展赵发琦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他怀疑此事是被赵正永压下的

在延长石油两年内已为项目支出超过7900万元的情况下2014年4月刘娟将益?#30340;?#25237;和益?#30340;?#28304;两家公司100%的股权作价21亿元卖给了一家香港公司有知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延长石油与陕西益业2010年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似乎并未解除

也就是说刘娟在?#36127;?#27809;有?#24230;?#30340;情况下空手套白狼?#20445;核?#25289;来了国企延长石油垫付?#24335;?#24314;设项目但延长石油并未获得任?#38382;?#30410;此前2008年估值(实为伪造)5.5亿元的两家公司在2014年卖出了21亿元且都进了刘娟的腰包

彼时最高院已中止审理凯奇莱于2011年4月提起的上诉?#21364;?#21407;国土资源部的有关行政复议结果矿权纠纷远未到剧终之时

编辑?#26680;面?/div>

ͼȫ
<menu id="kac6o"><samp id="kac6o"></samp></menu>
<option id="kac6o"><wbr id="kac6o"></wbr></option>
<code id="kac6o"></code>
<code id="kac6o"></code>
<option id="kac6o"><wbr id="kac6o"></wbr></option>
<menu id="kac6o"><samp id="kac6o"></samp></menu>
<option id="kac6o"><wbr id="kac6o"></wbr></option>
<code id="kac6o"></code>
<code id="kac6o"></code>
<option id="kac6o"><wbr id="kac6o"></wbr></option>